金花门户网站 >>情感 >>故事:醉酒醒来男神在我家,想起我对他做的事赶紧跑了(下)

故事:醉酒醒来男神在我家,想起我对他做的事赶紧跑了(下)

来源: 金花门户网站
更新时间: 2019-11-23 21:49:58

当我醉醺醺地醒来时,男神在我家,想着我对他做了什么,就跑开了(1)

因为她喜欢他,她放下敌意,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。她想追上他,靠近他。

起初,她只是嫉妒。傅史静从小就是一名鼓舞人心的律师,一直坚定不移地向前迈进。她的身体闪耀着与梦有关的光辉,但她只是感到困惑。

然而,傅史静意外地看到了许由的画,眼睛闪闪发光地看着她:“你为什么不去学艺术,我们一起考T市大学!”

这时,许由毫无预兆地被感动了,呆呆地点点头,和他达成了协议。

之后,她报名参加了艺术补习班,傅史静选修了所有的文化课。那是她最快乐的时光。随着进步肉眼可见,许由发现她面前的雾逐渐散去,仿佛她能看到自己的未来。

直到傅莹的妈妈找到她,非常焦虑地对她说:“阿希的学习最近下降了很多,她睡眠不足。我非常担心他。”

傅莹的母亲来的时候,聪明的许由甚至明白她的意思,因为她最近浪费了傅莹史静很多时间。她低下头,低声说“对不起”。

“儿子,不要道歉。作为母亲,我太自私了。”傅的妈妈拉着许由的手,无法掩饰她的弱点。“阿希以前曾答应出国留学,后来她说她将参加T市大学的考试...如果他真的决定了,我也无法阻止。我只希望他能全心全意为考试做准备,不要被打扰。”

傅的母亲在她的讲话中一直很温柔,但那些话就像利箭,击中了许由的心脏。

是的,傅史静是个好人。只要他认为未来没有限制,她为什么要成为他的障碍?

傅的妈妈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。她一开始帮了许由很多。她也非常珍惜这个孩子。如果不是因为她深深的爱,她是不会开口的。

许由点点头,绽开笑容:“阿姨,我明白了。”

牧夫抱歉地拍拍她的手。“我给你找个辅导课。你不必担心参加高考。”

许由伸出一只手,不理会傅妈妈的好意。

昨天,艺术班的导师和她谈了谈,并指出尽管她在艺术方面有些天赋,但她基础很差,只有一年的时间从一群竞争者中脱颖而出。

所以许由决定放弃。

由于需要帮助她补课,傅史静学习时间更少,有时不得不熬夜。当她看到自己眼中的黑暗时,她更加坚强了。

许由没有提到傅妈妈来看她,而是认真完成了最后一堂课。之后,许由邀请傅史静去餐馆,点了几瓶啤酒。众所周知,他感谢他帮她补课。

史静回忆起他的嘴角,伸手去拿啤酒。许由用筷子打了他。"这孩子喝哪种酒?"

史静反驳道:“我比你大两个月。”

“那也是个小屁孩。”

傅史静的学习能力太强了。有人看见许由吸烟,他不得不尝试一下。他的动作很自然,但不符合他干净的气质。许由从手中夺过香烟,扔掉了整个包裹。他戒烟了。

她不想在他面前喝酒,但今天她想最后一次放纵自己,也没想到最后会在餐桌上喝醉。

芙史静无奈地叹了口气,把她抱回家。

许由并没有完全喝醉,但此刻他太贪恋自己身体的温暖,忍不住大声呼喊,诉说自己的想法。

第二天,她接受了比她大几岁的求婚者周政的坦白,他以前帮过她很多。许由带他去傅史静做介绍。

一周前,许由打算在一个城市努力工作。他也要退学,所以他和他一起去了。

在她离开的那天,许由没有让傅史静送她。她计划告别这个地方,开始新的生活。但是火车一开,她就看见傅史静在外面喊她的名字,立刻哭了。

到达一个城市后,她意外地对纹身产生了兴趣,并去了一家享有学徒美誉的商店。

她学习绘画,而且她也很聪明。她很实际,愿意工作。她起步很快,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我只是没想到一年后会见到傅史静。

那时,她打算为一个赤手空拳的大汉划一条线。突然,她受到了拉力,一个黑色的身影跃入她的眼帘。然后她听到一声低沉的嗡嗡声,看到那个大汉的眼睛立刻变绿了。

许由尖叫着把傅史静拉了下来。当他准备向那个大汉道歉时,他被傅史静拉了出来。

起初,我很惊讶,然后我很生气。现在我由他领导。我只觉得我被压抑已久的思想冲破了束缚,仿佛我在做梦。

那天,许由被拘留了半个月的工资,但收复了傅史静。

在过去的几年里,她交了很多男朋友,但是她没有感觉。她对傅史静的爱一直藏在内心最深处。每次她见到他,她的爱都很强烈。

因此,知道他已经去相亲了,她填了一系列他坠入爱河的照片。最后,她很难喝醉和困惑。当她听到服务员问她朋友的电话号码时,她报了史静的名字。

短暂休息后,每个人都要去爬山。

许由的身体状况很差。看到高高的山峰,他退缩了。他想在山庄等着。唐静低声警告道:“张林带着女孩一直和傅史静在一起。你难道不怕你不在的时候,他们的关系会迅速发展吗?”

许由冷冷地哼了一声,“这对我有什么关系?”

只是后来没说要撤退,老老实实跟上了大部队。

开始攀登时,许由有些不知所措,最后慢慢地走着。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的,傅史静和沈辛然就在自己面前,非常亲密,他们说都钻到许由耳朵里了。

这些都是与法律相关的专业术语。许由无法理解他们。一颗心似乎被醋浸泡过,而且还在冒泡着酸。

聊天后,沈辛然转移话题,询问傅史静喜欢的女孩类型。

许由默默地翻了个白眼,但忍不住竖起耳朵偷听。

芙史静犹豫了一会儿,然后他的嘴唇开始弯曲。“他脾气不是很好,但他很善良。他总是口是心非,心烦意乱时喜欢挠头。他非常漂亮。”

沈辛然有些不解。选择配偶的标准是什么,除了最后一点,这与她完全不一致?

然而,他身后的许由脸红了,眼睛在笑。

前面的山坡很陡,几个男孩先爬了上去,然后去扶女孩,许由和沈辛然几乎同时伸出手,许由看了傅史静一眼,以为她还有这个机会。

但没想到傅史静看了她一会儿,然后伸出手去找沈辛然。许由觉得自己的心肿了,在另一个男孩的帮助下,他爬上了斜坡。

心情一直不高后,不小心扭伤了脚,她痛苦地喘息着,“福富”两个字就脱口而出,在后面,瞬间卡在喉咙里。

我回到别墅时已经是晚上了。天空看起来像黑色的窗帘,中间点缀着几颗星星。

许由感到身心疲惫。他没有和每个人出去吃饭,而是脱下了鞋子。却发现他扭伤脚踝的地方在触摸时又肿又痛。

许由不是一个娇弱的女孩,但痛苦与心底的情感交织在一起。有些人崩溃了,不禁脸红。

就在眼泪啪嗒啪嗒地流下的时候,门被敲响了,尤其是对唐静来说,她匆忙擦了擦眼泪,一瘸一拐地开门。

却发现是傅史静。当门打开时,两个人都一怔。

许由做出反应,试图关门,但他先拦住了他。这两个人权力悬殊。许由张开手,转身离开了他。“怎么了?”

“听唐静说你不想吃,我给你带了点吃的。”

“我不饿。”

傅史静也想说服她,在注意到她的脚后,她的眉骨被压了下来。

下一秒钟,许由只觉得天地在旋转,他被扶了起来,而傅史静轻轻地扶着她的脚踝,从口袋里掏出一袋药。

傅史静在山上时注意到她走错了路,所以她找到了一些药并送给了她。然而,她没想到情况会比她想象的更严重。看着肿胀,他的眉毛拉在一起,一股内疚和后悔涌上她的心。

当他答应给她时间考虑这件事时,他从未打扰过她。那天,他看到许由报名参加了这个班。他的心动了,他加入了进来。

当我今天见到她时,我想问候她。可以看出,她藏得很远,因为害怕不舒服,所以没有去看她的眼睛。她爬山时只是走在后面,密切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。爬坡时,我本能地想把手伸给她,但把她的眼睛理解为反抗。我转身拉着沈辛然。

当他看到她在吃饭前一瘸一拐地回到房间时,他放下了所有的烦恼,只希望尽快见到她,以确保她没事。

当傅史静扶着她的脚时,许由有点不舒服,她感到很生气,所以她缩回她的脚,不小心把它拉到伤口处,使她痛得“嘶嘶”作响。

傅史静冷着脸,把脚往后一拉,声音很强:“别动。”

被他这么一吼,徐有刚开始感到有些困惑。过了一会儿,不公正和悲伤又回来了。她不再挣扎,悄悄地流下了眼泪。

给药后,史静坐了起来,伸手摸了摸她红红的眼角,“你为什么哭?”

许由嗤之以鼻,“好痛。”

“还有什么?”

许由抬起眼睛,指责他:“你今天没有拉我。”

解释太麻烦了,时机也不对。傅史静诚实地承认了错误,停顿了一会儿,然后问道:“你考虑过吗?”

自从上次谈话以来,半个月过去了。

许由咬着嘴唇,空气沉默了一会儿,手机震动的声音特别突兀。

傅史静开通了微信,这是沈辛然的消息。她说浴室的淋浴喷头坏了,找不到工作人员。她希望他帮助她。

这两个人坐得很近,所以许由也看到了这个消息。

半夜,孤独的男人和很少的女人,沈辛然的心思很明显。

傅史静收拾好药,走了出去。"记得早点吃东西和睡觉。"

尽管脚疼,许由还是差点扑向他,他的声音很急迫:“别走。”

史静用一只手搂住她的腰,防止她摔倒。另一只手保护她的脚,亲吻她,同时回答:“不。”

许由醒来时的第一反应是:她怎么又给了傅史静?

许由想洗个澡,但他一坐起来,就被困住了。

傅静睡眼惺忪,像一只撒娇的大宠物。

“怎么了?”

醒来后,他的声音有点沙哑:“你不想再离开了。”

即使在高三,那天早上,醒来后失去她的感觉对他来说太难体验了。

许由揉了揉头发,轻轻地叹了口气,“傅富,再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回来后,许由去找傅的妈妈。她以前也去过傅家好几次,但是假期她和傅史静在一起。

看到许由拿着大包礼物,傅的妈妈不可避免地抱怨了一声,拉着她的手坐了下来。

"阿姨,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傅史静的事."

“你们在一起吗?”傅妈妈笑着问。

“还没有。”许由低下了头。“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和他在一起。他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物。我害怕失去他。”

傅的妈妈摸了摸许由的头。“傻孩子,你已经逛了这么多年了。如果你真的喜欢,聚一聚。”

许由看上去有点震惊:“阿姨,你……”

“这些年来,你慢慢长大,我也想了很多事情。一开始,我确实很自私。我必须再次向你道歉。但如果我再做一次,我可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”

“生活不能重新开始,过去已经过去了,你们的未来还很长,像在一起一样,不要太担心。如果你关心的是我,那么我向你保证,我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岳母。”

傅的妈妈当然希望傅史静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女朋友,但是直到最后一次相亲失败,傅史静严肃地对她说,“我这辈子只想嫁给许由。”

傅的母亲妥协了。没有什么比她儿子的幸福更重要了。此外,许由也是个好女孩。她突然分手,一直感到内疚。既然他们又在一起了,祝福将是最好的选择。

许由轻轻地拥抱了傅的妈妈,抽泣着说:“谢谢你。”

许由的纹身店终于装修好了。我没想到第一个客人会是周政。

起初,他们到达一个城市后不久就分手了。这是周政提出的。他看到许由不喜欢他,也不想强迫他。然而,两人保持着联系。起初,他以学徒的身份把许由介绍到一家纹身店,并委托别人照顾她。

许由一直感激这种名义上的初恋,并承诺在他完成学业后免费刺伤他。

周正孝笑了笑,“现在还免费吗?”

许由愉快地回答:“终身免费。”

周正在商店里走来走去,突然他问道:“你男朋友不在吗?”

许由愣住了:“什么男朋友?”

"就在你带我去看的时候,像傅一样?"

“芙史静?你找他干什么?”

周政拿起纹身图案,慢慢地说,“我担心他会突然冲出去,再次打我。”

“又打你了?”许由敏锐地发现了关键词,好奇地问道:“你在我背后有什么故事?”

周政挑了挑眉毛,却知道许由对此一无所知。

傅史静在A市上大学时,得知许由和周政分手了。这仍然是周政提出的,但许由只是拒绝说明原因。

傅史静心里有答案。当他听到周政的地址并看到他时,他受到了打击。

周政擦去嘴角的血迹,没有还击。如果傅史静受伤,他瘦弱的胳膊和腿必须被送往医院。史静走之前,周政说:“好好照顾她。”

这个少年的身材很瘦,但他的声音很坚定:“是的。”

但是看着这个意思,两人还没有成为,周正摇摇头,也不知道两人这么多年有什么意义。

他把选中的照片递给许由,挥手说:“就是它了。”

许由恢复过来,开始准备设备。

就在周政脱衣服的时候,傅史静跑了进来,把周政和许由分开,眼睛和眉毛都警惕着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明明穿着西装,可惜你的精英外表,但还是无法掩饰内心的孩子气,周正和许由对视一眼,微微一笑。后者有些无奈,用一种大胆的语气戳着他前面的人的后背:“对我的客人要有礼貌!”

芙史静撇了撇嘴,不放心许由和周政共处一室,于是端坐在旁边的一张小长椅上,密切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在他看来,周政是许由众多前男友中最杰出的,或者说是她的初恋,充满了危机感。

他今天起得太早,很快就开始犯困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当他醒来时,房间是空的,他突然坐了起来,他的毯子掉到了地上。

"醒着吗?"许由走进来,看到他看起来很困惑。他忍不住叽叽喳喳,睁大了眼睛。

徐尤眼睛里的笑容加深了,“傅富,想爱上我吗?永远不会分手的那种。”

残存的睡意瞬间消失了,芙史静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许由交出了长期珍藏的日记,“那我就把我所有的秘密都给你。”

那些根深蒂固的喜欢终于可以告诉你一切。(作品名称:“想隐藏自己的爱”,作者:查罗希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pk10开奖视频 广东十一选五 快3网上投注

  • 上一篇:别嫌阳台小,种点花草,感觉真好
  • 下一篇:海尔智家高产期:国庆第一天全国多地场景订单实现高增长
  • Copyright 2018-2019 sadstartrek.com 金花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